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多方力量搅局股东大会致6议案全被否,皖通科技陷入三国杀?

发布时间:2020-09-20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多方力量搅局股东大会致6议案全被否,皖通科技陷入三国杀?

图片来源:摄图网

记者 | 赵阳戈

皖通科技(002331.SZ)“权力的游戏”仍在进行,在多方力量的左右下,最终公司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6个议案悉数被否,这也引起了监管层的留意。值得注意的是,此股东大会也是新股东王晟的“首秀”,那么,新股东的立场究竟如何呢?

6个议案全部被否

9月17日,皖通科技披露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内容显示,出席该股东大会的股东及股东授权代表总计181人,代表股份24328.5383万股,占公司有表决权股份总数的59.0395%。

其中,股东南方银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方银谷,直接持有股份3659.3019万股)、安徽安华企业管理服务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安华企管,直接持有股份1955.45万股),既出席了现场会议,又参加了网络投票。而出席股东大会现场会议的股东及股东授权代表共计6人,代表股份9124.4811万股,占公司有表决权股份总数的22.1429%;参与股东大会网络投票的股东共计177人,代表股份20818.8091万股,占公司有表决权股份总数的50.5222%。

这次股东大会共审议了《关于公司续聘2020年度审计机构的议案》、《关于选举陈翔炜先生为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议案》、《安徽皖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薪酬管理制度》、《关于回购注销部分已授予但尚未解除限售的限制性股票的议案》、《关于减少公司注册资本的议案》、《关于修改公司章程的议案》6个议案,结果显示,上述6个议案悉数被否。

仔细看来,前3个议案的同意票数大约为出席有效表决权股份总数的45%,反对票数为54%;后3个议案的格局是:同意票数大约为45%,反对票数39%,弃权票数还占了14%。从上述看投票倾向具有一致性。

三方势力鼎立

需要指出的是,在股东大会前夕,9月14日,南方银谷与易增辉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双方构成了一致行动关系,该协议的有效期至2021年9月15日。变动前,南方银谷携同安华企管共计持有皖通科技18.48%的股份;变动后,叠加易增辉手握的3.48%,南方银谷这方的股权合计达9049.1477万股,占总股本的21.96%。至于南方银谷与安华企管前述的相关协议,签署日为2020年5月8日,后限期为18个月。安华企管的背后,系地方国资。

来源:公告

来源:天眼查

公开信息显示,南方银谷原来系皖通科技的控股股东,控制南方银谷的周发展为皖通科技原实控人,在此前2020年6月12日南方银谷与王中胜、杨世宁、杨新子的表决权委托到期之后,南方银谷一度失去了其控股股东的地位。据皖通科技公告,目前上市公司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控人的局面。

以上是皖通科技的一方势力,另一方则是现任董事长李臻背后的资本。

据悉,2019年3月19日,是股东梁山、刘含、王亚东、福建广聚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福建广聚)、上海执古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执古)等五名股东曾联合推李臻为非独立董事的,这五名股东该与李臻一条战线。梁山、刘含、王亚东原是一致行动人,2020年3月19日时三人签署了《一致行动关系解除协议》,三人截至6月底的持股分别为1200.11万股、935.55万股、488.49万股,三人合计持股6.37%,合计持股2622.9421万股。福建广聚截至6月底持股2039.88万股,占总股本4.95%;上海执古此前曾披露持股比例为0.05%。所以,这5方合计持股比例11.37%。另据2020年9月11日公告,皖通科技股东西藏景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西藏景源)在不断增持下,目前已手握11.7125%的股份,对应4826.3928万股。

来源:天眼查

天眼查显示,西藏景源由黄涛控制60%,黄世荧持股40%。通过大数据进一步穿透可以看到,黄涛和黄世荧参股了厦门百伽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该公司另一位参股人杨子江,同时也是上海映雪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股东,而上海映雪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股东又是上海执古的股东。上海执古法定代表人正是李臻,同时李臻持股上海执古10%的股份。那么既然有这层关系,假设西藏景源是战队李臻的话,李臻后方的话语权就有23.08%左右。

来源:天眼查

除了上述之外,目前股东名单中,还有第三方力量。公开信息显示,此前与南方银谷解除一致行动人的王中胜、杨世宁、杨新子,9月8日将2%的股份通过大宗交易转手给了一个神秘自然人王晟。同样是在9月8日,王中胜、杨世宁、杨新子等三人和王晟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约定王中胜、杨世宁、杨新子将其所持公司合计2672.5992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6.49%)的表决权委托给王晟行使。如此一来,王晟就手握2%的股权以及8.49%的表决权,一口气跻身新的第三大股东,8.49%的股份对应3497.9392万股。9月9日,大笔一挥,王中胜、杨世宁、杨新子等三人和王晟再度签署了一份《股份转让协议》,约定王中胜、杨世宁、杨新子将其所持公司合计2672.5992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6.49%)协议转让给王晟,协议转让完成后,王中胜、杨世宁、杨新子等三人也将退出皖通科技的舞台。这个协议转让的价格为10.86元/股,转让需要花费2.9亿元。至于此前的2%,交易价也为10.86元,动用资金8948.64万元。根据公告内容,协议转让的资金来源于王晟的自有资金,这个王晟一出手就不凡。实际上在9月3日时,王晟还曾在集中竞价时小试身手,以10.79元的价格买过1.34万股。对王晟此人,上市公司方面以及南方银谷方面均表示不清楚。

惹来关注函

回到股东大会,参会的表决权占总数的59.0395%,而光是上述3方力量就已经达53.53%,假如3方均参加的话,股东大会的结果实则就是3方博弈的结果。

从财联社于现场获得的情报显示,王晟此番股东大会并未亲自参加,但委托代理人进行了投票,这其中的《关于公司续聘2020年度审计机构的议案》、《关于选举陈翔炜先生为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议案》、《安徽皖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薪酬管理制度》议案,王晟投出了反对票。从结果来看,这也是符合的,因为这前3个议案的反对票数超过了同意票数。后3个议案,出现了弃权者,弃权的票数均为3534.9092万股,对应持股数也能够覆盖王晟的表决权,不排除王晟在后3个议案中作出了弃权处理。

这场奇异的股东大会,自然也引起了监管层的留意。监管层随后即向上市公司发出了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议案被否或被弃权的具体原因、议案被否后的后续安排,核实是否有未披露的一致行动关系或关联关系、股东大会是否还能正常运行,以及公司认为不存在实控人的原因及合理性等。根据安排,皖通科技将于9月25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面对问询皖通科技该如何作答,界面新闻将持续跟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