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2020年,教育行业的转折点|记者手记

发布时间:2020-10-08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2020年,教育行业的转折点 | 记者手记

太原第二十七中学校对面,教培“林立”

芥末堆 子航 10月8日

2020年必定是教育行业的一个转折点,这是毋容置疑的。

更进一步的问题在于,这一转折点究竟意味着什么?关于疫情影响教育行业的讨论有很多,疫情究竟改变了什么?倘若没有疫情,2020年是否还会是一个转折点?又或者,有没有哪些东西是没有被改变的?

我的观察是,这个转折点意味着整个教育行业数字化升级的序幕拉开;无论是整个教育行业,还是各个细分领域,寡头都开始显现;全国性机构得到机遇进一步扩张,行业洗牌加剧,留给创业者的机会并不多了;互联网巨头真正意义上扎入教育领域,并且开始走向台前;行业结构正在从金字塔型朝向哑铃型开始转变。

而即使没有疫情,这个趋势也并不会改变,只是或许这个时间段会稍稍拉长,留给各个赛道的玩家们做出反应的时间会更多一些。疫情则好像是一粒催化剂,极大地加速了整个行业即将要发生的化学反应。

正因如此,有更多的原来并没有关注到教育业务的,和此前已经跟教育业务“眉来眼去”很久的互联网公司们,在今年都额外在教育业务上倾注了更多的精力。

例如,金山文档在疫情之初月活用户为6000多万,而在今年2月到3月期间金山文档便成为金山发展史上成长速度最快的产品,月活达到2.39亿,并且其中40%以上的用户是教育用户。”因此,在去年并无意进入教育行业的金山发布了金山文档教育版。

当然,这也并非一句简单地“疫情期间促进在线教育发展”,或者“巨头收割”,可以概括解释的。事实上,整个教育行业数字化升级是一种必然,这其中既包括B端也包括C端的变化。

在此前的很多观点中,教育行业都是一个慢行业,是难以被互联网或者在线化快速改变。而百度、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在前一阶段进入教育行业中的曲折或许也正是证明了这一观点。

另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是,相较许多其他行业,教育是一个相对“落后”的行业。其原始的运营模式,是既可以通过某种方式提高效率,也可以被更高效的运营模式所替代的。

正如,曾鸣在《智能商业》中提到,“要想实现智能商业的第一步,就是让你的产品服务核心流程在线化,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不管你的场景在哪。但请记住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成功的互联网企业都是在实现了在线化的基础之上,在智能化和网络化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

和所有领域一样,领域的大变革中即包括内部革新,也包括外部压力,还包括偶发因素。在今年来看,便是疫情,其让全国所有的学生“被迫”选择在线教育。

近些年的在线教育、多年的教育信息化建设,便都是教育行业在提升其模式效率中所做出的的内部革新。在这其中,自然是产生了一定效果,而近两年频频被关注的网课大战便是其中之一。

但领域真正变革的开始,往往是受到外部压力与更多新鲜力量的介入。一个绝不能忽视的因素是,一个拥有更强组织与运营能力,且拥有多领域作战经验的对手,虽然会在进入新领域时走弯路,但其也会获得更快的学习成长速度。同时,当其锚定市场开始反击时,或许都不会留给“原住民”们窗口期。

在To B方面,互联网巨头在试错后选择切入教育领域的数字化环节。一方面,他们既然选择了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切入各个细分领域便是必然,有的只是时间问题。另一方面,相较其他领域,教育信息化的PC时代到移动端时代改造还并未完成。

疫情自然带来了机遇,但这个机遇或许仅属于巨头。据了解,一个行业头部SaaS平台,在“停课不停学”期间云服务费用高达10亿元,但其同样换回了1亿多的用户,平均每个用户成本为10块钱。而这曾经是其三年的目标。

从产品端来看,无论是基于微信还是钉钉的方案,都包含了从获客、转化、教学、付费、续费等全链条环节。对于其他玩家们来说,这就跟大多数互联网改造过的领域一样,终局便只能是要么淘汰出局,或者成为其生态一部分,为其打工。

类似的竞争同样会出现在全国性K12机构,与地域性K12机构之间的竞争;在线机构与线下机构的竞争。事实上,下沉与OMO也是今年被频频提起的关键词之一。

在这里,我不去讨论有关OMO模式。毕竟,每个机构都有其对模式的理解。但一个不变的观察是,面对全国型K12机构,尤其是大家如数家珍的在线网校巨头们的下沉,许多地方机构的胜算或许并不大。

正如上海某教育机构在芥末堆的问卷留言中提到,面对“只能转线上,但线上的竞争是头部竞争,小机构一般注定没希望。市场实在不行只能转行,不要纠结沉没成本。”

虽然我们许多人都不愿意看到寡头的出现,不可避免他们正在形成。

但是否还有哪些因素是不变的?

我相信,在教育领域中,学习者对教育效果的追寻一定是不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