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转转帮罗永浩还钱?

发布时间:2020-10-15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转转帮罗永浩还钱?

作者丨君平

出品丨鳌头财经(theSankei)

卖艺还债的罗永浩操起了“老本行”。

10月14日,罗永浩以一场主题为“IAM BACK”的秋季旧机发布会宣布“回归”手机行业。实际上,此次发布会只是老罗帮助二手交易平台转转站台的一场营销活动,发布会上,老罗成为了转转的品牌推广大使。

此次发布会并没有以往的盛况,通过剪辑以往观众反应的做法也显得有些辛酸,对于转转而言,通过消费老罗实现了营销层面的胜利,而对于老罗而言,这只不过是还债路上挣得又一份“快钱”。

7分多钟的发布会结束后,老罗佝偻着后背下台,如同转转一样,二者都没有实现华丽的转身。

老罗与转转同病相怜

老罗和转转在某种程度上同病相怜。

在老罗的创业生涯中涉足过多个行业,但巧合的是每当老罗涉足一个新行业,该行业总会遭遇危机,空气净化器是如此,电子烟也是如此。

转转也一样,在屡次的转型中始终未找到发力的方向,这一次联合老罗加码二手手机业务,也被外界视为转转将由全品类业务转向重点发展二手手机这一垂直领域。

天眼查数据显示,转转为58集团旗下的个人闲置交易平台,2017年4月,获得腾讯2亿美金投资;去年9月,完成了由58同城和腾讯投资领投的3亿美元的B轮融资,与此同时转转牵头成立B2B二手交易平台采货侠,开始布局2B市场;今年5月,转转与二手手机B2C平台找靓机战略合并,估值也达到了18亿美元。

鳌头财经了解到,起初转转与闲鱼相同为C2C模式,但是在全品类的竞争中不及闲鱼的流量优势,便转向了C2B2C模式。

从近期转转的动作上来看,二手手机这一垂直品类是其下一步发力重点。但在另一方面,转转“品控不严”、“纵容销赃”的质疑屡见报端。

据中国网报道,近期有消费者爆料自己去年11月失窃的手机经转转平台被不知情买家购得,在消费者和买家联合向“转转”维权后,平台工作人员态度敷衍,被举报的卖家(销赃嫌疑人)也未得到处理,消费者怀疑“转转”平台存在纵容“销赃”的行为。

在此之前,《新晚报》曾报道,2018年哈尔滨市平房公安分局友协街派出所侦破了一起窃案,6名窃贼将偷来的近30辆越野摩托车全部在“转转”上顺利低价销赃。

在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转转有18847条投诉记录,其中“假货”、“质检不严”等投诉屡见不鲜,在同一平台上,闲鱼的投诉记录为16411条,爱回收则为657条。

值得注意的是,转转有意改变外界对其品控不严的看法,在这次发布会上,转转与富士康合作,对其严选二手手机产品推出总计266项的验机服务,同时承诺其严选产品支持7天无理由退货和最长1年的专业质保。

时间回到6年前,彼时还处于手机行业中的罗永浩曾因旗下手机测评问题与Zealer的王自如在网络上直播辩论,在辩论中罗永浩质问王自如:“在苹果官方不对外售卖原器件的情况下Zealer推出的手机维修业务为何对外宣称维修所采用的原器件为苹果原厂原器件?”

王自如在几次回避下仍被老罗指出了行业存在的灰色地带,只不过六年后的老罗没对转转问出相同的问题,不知道其是否刻意回避了此问题。

鳌头财经就转转二手手机质保材料问题联系转转并发送问题提纲,但截至发稿时未得到回复。

或许老罗和转转都有难言的“苦衷”。随后鳌头财经联系到转转二手手机回收人员,该人员告诉鳌头财经质保材料保证“原厂品质”,进一步询问下对方告知:“转卖二手手机本来就不怎么赚钱,我们也不可能用原厂的配件进行质保维修,维修材料也都是平台统一采购来的原厂品质的配件。”

鳌头财经进一步询问采购渠道对方则告知“不清楚”,“原厂品质”的质保也不知从何保证。

转型面临两难选择

在二手交易市场上,转转仍处于第一梯队,但其与对手的差距正不断拉大。根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19 年度中国二手电商市场数据报告》,闲鱼、转转两者估值均超 200 亿元,处在行业第一梯队的位置,爱回收则位于第二梯队,其估值超 100 亿元。

而艾瑞数据则显示,在 2018 年 6 月到 2019 年 5 月的一年时间里,转转的月活跃独立设备数从 1318 万下降至 652 万,整体降幅达 51%;今年8月,闲鱼的月活跃独立设备数为 1564 万台,转转则为 543 万台,不足闲鱼的四成,二者差距已较为明显。

“二者的差距源于流量的获取,尽管转转背后有58、腾讯,但其难以获得天然电商流量,在这一点上闲鱼具有更大优势。”长期观察互联网行业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

爱回收也在奋起直追,去年6月爱回收完成 5 亿美元 E 轮融资后估值超 25 亿美元,已经超过转转的18亿美元。

实际上,由于模式的不同,转转在流量获取上处于尴尬的境地。

闲鱼C2C模式依托阿里的生态体系和交易场景可以获取天然的电商流量,实现用户在阿里电商体系内的流转;爱回收这样专注于垂直供应链的平台则依托京东的独家线上渠道和全国数百家门店,实现了线上+线下的稳定流量模式。

只有转转缺乏稳定的流量入口,只能依靠腾讯与58。实际上,微信已经将九宫格位置入口给了转转,但腾讯和58旗下仍拥有众多业务,转转能在九宫格上待多久取决于其表现能否达到预期。

全品类竞争中落败于闲鱼,转转开始在二手手机市场这一垂直领域寻找新故事,但爱回收已在此领域深耕多年。

数据显示,今年9月爱回收平台单日业务量约 7 万单,C2B 业务量日均 1.5 万台。相比之下转转与找靓机合并后的手机 C2B 业务同比增长 171.7%,日收货量突破 9600 单。

继续布局全品类与闲鱼竞争,还是专攻二手手机市场与爱回收“短兵相接”,对于转转而言都是两难的抉择,罗永浩能否帮助转转转型获取成功?鳌头财经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