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陈毅元帅的军事能力到底如何?叶飞上将说:我们和他比相距一大截

发布时间:2020-11-05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陈毅元帅的军事能力到底如何?叶飞上将说:我们和他比相距一大截

陈毅元帅在多数人眼中是一个儒将,甚至有人说他不会打仗。那么他军事能力到底如何呢?

叶飞上将,英勇善战,堪称华野总部下面的“第一战将”,粟裕大将更是被誉为“战神”。可是,他们若与陈毅比,叶飞却说:

“单从军事上说,我们和陈老总相距一大截哩!”

这是叶飞上将的肺腑之言。

叶飞是陈毅的老部下,跟随陈毅南征北战十几年。他有许多这样的亲身经历。黄桥决战之前的一场战斗——营溪战斗,就是陈毅令叶飞等人深深折服的一战。

1940年8月31日,国民党顽固派江苏省主席、鲁苏战区副总司令、二十四集团军总司令韩德勤向所部下达了战斗命令,要求手下向黄桥附近地区攻击前进,歼灭“盘踞分界、黄桥一带之匪。”

“匪”者,韩德勤指的是抗日部队——陈毅领导的新四军也。

这次出征,韩德勤亲率第89军、翁达独6旅,还有税警总团、江苏保安旅等,可谓兵多将广,气势汹汹。9月1日,韩军开始攻击。韩德勤以第89军117师、独6旅为左翼军,分别经蒋垛、古溪向黄桥攻击前进。苏鲁皖其他各部,却畏惧新四军的战力,观望不前。陈毅纵观全局,决心歼灭左翼一路孤立之敌,拟集中一、二、三纵队全部兵力,采取以退为进、诱敌深入、后发制人的战术,分割围歼这股敌人。

战前,陈毅特别交代前敌指挥粟裕和一、二、三纵司令员叶飞、王必成、陶勇说:

“必须等到敌117师到达古溪后,你们才能开始动作。但不是它一到古溪就打,而是还要诱他再深入10里再打。”

陈毅的这个交代很重要,是深谋远虑的。

为什么?

因为古溪正好在黄桥、曲塘的中间,相距各20余里。把敌第117师再放进10里。那么它就脱离了后方,离曲塘有40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如果他们到了古溪就打,后路就不容易切断,也就不易歼灭他们。

陈毅这一招是很妙的。

9月5日,韩军保安一旅占领了营溪,敌第117师打到古溪北面,随即猛攻古溪,炮弹在古溪镇,到处爆炸。古溪有新四军的医院、修械所,都纷纷挨了炮弹。这时如果新四军还向后撤退10里,古溪的坛坛罐罐就得大搬家,还得组织群众扶老携幼地转移。部队求战心切。尤其是二、三纵队一路打过来,虽然也抓了几百人枪,但都是杂牌军、老爷枪,远远没有吃饱,比一纵队还想打。

粟裕是前敌指挥,随二纵队行动。新四军才集结,还没有展开,粟裕就召集叶飞、王必成和陶勇三个司令员去研究出击问题。其中,王必成督促粟裕说:“立即出击吧,还等,粥都凉了。”

粟裕于是征求大家的意见,结果,三个纵队司令员一致同意出击,都说:

“不要再退了,就出击,有把握。”

几人商定了出击部署,决定连夜发起攻击。于是,粟裕决定以—纵队为迂回部队,首先攻克营溪,先解决敌保安一旅,然后迂回到敌第117师和独立6旅后面,以切断韩军主力的退路;二纵队和三纵队则于6日拂晓一起从古溪正面出击。两军前后夹击,力求歼灭韩军主力四个团。

当粟裕把大家的意见和具体部署报告陈毅时,陈毅哼了一声,问道:

“能够切断古溪敌军的退路吗?”

“能!包打。”粟裕作了肯定的回答。

陈毅又询问了一次,粟裕还是那么肯定,于是他说:“那好吧,你们这么有把握!”

当晚战斗打响。一纵队攻打营溪,一举歼灭保安—旅两个团,马上打扫战场,继续前进。可是,拂晓,他们进抵预定地区时,敌第117师等部只剩下尾巴了。因为他们一打下营溪,韩军立即以少数部队掩护,主力很快就急急地撤走。由于韩军离后方较近,新四军三个纵队穿插不断,追击不及,让它缩回去了。于是,这一战缴获人枪不多,也没有完成歼灭韩军主力的任务。

虽然没有歼灭韩军主力,但还是歼敌两个团,是一个胜仗!韩军气势汹汹而来,狼狈不堪而逃,黄桥地区的老百姓欢欣鼓舞,自发慰问。战后,粟裕带着叶飞等三人高高兴兴去见陈毅。不料陈毅却板着脸,火气极大,把几人全吓坏了。

陈老总倒没骂人,只是说:

“有把握,有把握,包打,好,包到哪里去了?叫你们不要急,把他放进来再打,硬不干。看,你们打得好吗,还不是放跑了?”

粟裕和叶飞、王必成、陶勇几人只好一声不吭。陈毅见状,于是说道:“好吧,也是我同意了的,没得话说了,接受教训吧!”

几十年后,叶飞上将谈起此战,还感叹地说:

“10里之差,是军事素养之差,是指挥才能之差!现在想来,诱敌深入等战法,连没有听过炮声的学生子也能够写篇论文,说个一二三的,做起来可不那么容易。鱼儿进网啦,总想赶快捞起来。能耐心,舍得坛坛罐罐,可得有军事素养啊!有人说,陈老总是帅才,有战略眼光,决心强,至于具体战役组织和战斗指挥,他就不大过问了。不对,他不是这样的!”